• 
    
  • 13853996252 English
    快速直達
    ▍新聞中心

    “最嚴格認證標準”出臺 有機市場進入淘汰賽


    來自中國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消息顯示:新版《有機產品認證實施規則》已于今年3月1日起實施,國家有機產品認證標志備案管理系統也同步開通,所有已經通過有機認證的企業將重新審核認證,并逐一發放有機新標志,新舊規則的過渡期將持續到7月1日。

    這一被稱為“國際最嚴格標準”的新規將給有機認證機構和有機產品市場帶來哪些影響?本期創業圈圍繞這一話題邀請相關企業、機構和學者共同探討新規之下的有機認證市場如何“撥亂反正”。

    焦點一:標準之惑:各種標準無法互認

    Q  國內某些認證機構存在只要交錢就給認證的現象;認證標準也不統一,有國標、國際聯盟、GAP,海外市場也有歐洲標準、美國標準和日本標準等多種標準,并且相互間并未完全互認。

    A 企業可以跟據產品銷售市場來選擇相應的認證標準,提倡選擇熟悉的認證而不提倡大而全;利用有機產品認證的機會,提升企業質量管理水平和品牌知名度。

    董民:首先,我沒有聽說“交錢就給證”的事情。其次,目前認證機構肯定不會這么操作。畢竟一個認證機構要獲得國家授予的認證資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了區區幾萬塊錢丟掉這項認證資格不劃算,F在,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也很細致、全面;認證機構的自律也逐漸加強,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國家對認證機構的要求很嚴,門檻也很高。數據顯示,國內具有有機認證資格的機構從最多時36家減少到目前的23家。國家不會刻意從數量上硬性規定認證機構的數量,但是標準就在那里,達不到要求,不能保證認證質量,就會被淘汰。

    事實上,有機這一概念是舶來品,我國在制定有機產品認證標準之初就參考了IFOAM、歐盟、美國、日本等標準,就是為了便于國際互認。從技術角度來講,各標準都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但目前,我國和歐盟、美國、日本等地區和國家的有機標準并未完全互認,即如果在歐盟或美國銷售的有機產品必須通過他們的認證。同樣,如果在我國銷售國外的有機產品,也必須通過咱們國家的認證才行。這是國家之間出于技術壁壘等因素的考慮,與技術層面無關。

    王君峰:我們企業是國內做蔬菜有機認證較早的一家。企業是由我父親創辦的,1994年就開始轉型,主要做外貿。因此,歐標、美標、日標我們都做了認證,國標我們也做了一些。根據我的經驗,有機蔬菜需要有一個六七年的摸索、磨合期,農民對于有機的認識有一個過程,經過幾年的接觸才能讓農民信任你,相信有機這種生產環節也會收獲很高。另外,不同地區的土地性質、氣候和病蟲害防治都需要時間去積累。

    對于致力于有機事業的企業來說,選擇哪種標準進行有機認證并不重要,關鍵是要腳踏實地的做有機農業,如果只是想通過這種概念去資本市場撈一把則是另外一回事。有機認證是國際認可的標準,企業要根據實際情況選擇自己熟悉的品種進行認證,沒有必要把所有的蔬菜都進行認證,這樣吃苦不討好。到今天,我們企業也只進行了20余種蔬菜的有機認證。

    肖興基:我國的有機認證標準是基于中國實際情況,借鑒國際有機認證標準編制的?梢哉f,世界各國的有機認證標準,包括中國有機認證標準的基本原則是大體一致的,僅有部分差異。例如最近美國與歐盟達成了有機認證法規的等同協議。在達成此協議之前,雙方法規標準的不同在于:美國允許抗生素使用于蘋果與梨,以避免侵入性細菌感染,而歐盟僅同意抗生素使用于被病菌感染的動物。最后雙方都同意,全面禁止使用抗生素而最終達成等同協議。

    張浩:我們目前是按歐盟的標準做的,前年申請,去年已經通過了。同時也申請了國內的標準,國標需要一年的土地修復期。原本按計劃應該是今年一月份就能下來的,誰知道中途認證機構出了問題,得另外換一家,這弄得我們現在銷售的產品,成了非法有機產品了。

    事實上,歐盟的標準要高于國內的標準,但在國內并不認可。而我們作為企業卻又不得不打有機牌,否則賣不上這么高的價格。但生產的高成本也在這里,比如生物肥料每畝每年需要7000多元,人工成本也高,平均下來一斤的蔬菜成本在3.5元。這讓企業很為難。

    焦點二:新規之嚴:認證成本顯著增加

    Q 認監委頒布的新規對有機產品銷售需使用銷售證并建立“一品一碼”追溯體系,規定對產品所有生產季(茬)均需現場檢查和對所有認證產品都要進行產品檢測。對企業來說,這將加大企業的成本和徒增不少勞力。

    A 今后通過有機認證的企業會比過去更難,但同時認證機構有了壓力會提高服務水平;企業增加的認證成本雖然轉移到了消費者身上,但是可以較好地解決有機產品真偽的問題;新規有效降低認證的風險,對認證機構本身也有益。

    肖興基:有機認證的全過程都有審核把關的環節,從最初的受理環節、現場檢查審核環節和認證決定環節,都需要進行嚴格把關。國家認監委今年年初對2005年發布的《有機產品認證實施規則》和《有機產品標準》進行了修訂,同時制定了《有機產品認證目錄》。新版實施規則、標準和認證目錄已于3月1日起實施,“國家有機產品認證標志備案管理系統”也同步開通啟用。新規進一步統一了認證尺度,認證程序更加明確和細化,要求更高。國家認監委會已采取了一系列從嚴從緊的措施,進一步規范有機產品認證制度。因此,預計今后通過有機認證的企業會比過去更難。

    董民:隨著消費升級,消費者對有機產品的需求明顯上升,生產和消費迅速增長。截至2011年年底,發放有機產品認證證書九千余張,有機產品認證面積達到二百多萬公頃。當然,同時消費者也存在“有機產品標識是否規范”、“有機產品數量如何控制”、“如何判斷是真正的有機產品”等疑慮。

    新規的頒布與實施,就是為了進一步規范有機產品市場和進一步完善有機產品認證制度,促進市場健康發展?陀^的講,修訂之后,認證標準和要求確實嚴格了許多。比如:作物的每一批次均須進行現場檢查和產品檢測;每個有機產品的最小銷售包裝都必須加施唯一的暗碼形式的追溯碼以及銷售證制度等等。這些要求確實增加了認證的工作量,也提高了認證成本。

    但是,這些措施恰恰是消費者、認證機構和生產企業三方都希望看到的和積極擁護的!首先,這些措施最大限度地保證了有機產品的真實性和追溯性,切實保護了消費者的利益。成熟的有機產品消費者所關心的問題并不是有機黃瓜是30元、還是50元一斤,而是這50元一斤買的是不是真有機,花錢可以,但不要受騙。其次,就生產企業而言,這些措施明顯提高了認證成本和技術要求,從而有效淘汰了一些能力不足,甚至準備“渾水摸魚”的企業,擠掉泡沫,才能確保真實有機生產的企業能夠得到應有的價值回報,樹立其持續進行有機生產的信心和動力,避免出現以次充好,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最后,從認證機構來講,這些措施有效的降低認證的風險,對機構本身也有益。

    楊利:國家出新規規范有機認證市場是好的,但是按新的標準要增加很多工序,增加企業成本。這對于環境保護、對健康確實有作用,企業增加的成本會轉移到消費者身上。但與其制定這樣嚴格的標準,還不如踏實執行好現有的標準。同樣,新規能否真正起到作用還得看執行效果。加強認證機構和有機企業的行業自律,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塊。

    另外,監管層不能一有問題就出臺政策了事,而應該加強溝通,建立起企業、認證機構和認監委三個環節的協調互動機制,聽聽企業真實的聲音,共同探討行業發展中面臨的問題。比如說,出現在病蟲害了,企業應該怎么去處理,不能找農藥,那應該打哪些生物農藥,在哪里可以購買到。不僅監管,還要幫助企業一起來解決問題,提供解決方案。

    王君峰:對于新國標我們也參加了培訓學習,個人認為還是比較嚴格的,程序也比較煩瑣。因為我們沒有在國內銷售,所以也不是特別在意這塊。當然,我們也會選擇一部分產品進行國標認證,比如西瓜、毛豆等自己熟悉、又能比較好控制病蟲害的產品。從宏觀上來說,如果這些新規能很好地執行下去,對于真正做有機產品的企業是個利好。但是中國這樣的環境,有機市場這么大,如果現階段沒有問題那才不正常,有問題不可怕而是要想解決問題的辦法,F在國家的力度還是很大,要規范這個市場是應該的,但不可以一管就死了。因為有機企業的成本一下就上來了,之前以為幾年可以賺錢回本的,現在辦不到了,因此,肯定會有一些企業會堅持不下去。再加上這些增加的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也會影響到產品的銷售。從這方面來說,這一政策又變成了利空。事實上,這些都是方法和手段,相反企業應該更注重自我的約束,要講誠信。

    焦點三:影響之大:認證機構風險不能連坐

    Q 新規出臺前后,認證機構都沒有接活,都在學習消化新規;新規加強了對認證機構本身的約束和監管,形成一種倒逼機制,從認證機構傳導至有機企業,進而凈化和規范這個市場,使產業各方都感受到了壓力。

    A 有機產品的投資需要長期資本,“短平快”的打法不適于有機農業;目前有機農業更加適合有資金實力和技術儲備的大、中型企業進入,其真正的回報可能在三年或五年之后,切不可急功近利;提高門檻,會擠掉一些泡沫,讓賺快錢的資本止步于投機。

    楊利:通過有機認證確實可以提高產品的銷售價格。如果我現在來做有機產品,做認證但不會打有機概念。認證是證明我的產品質量,但銷售打上有機概念太麻煩,而且也有人提出現在空氣污染這么嚴重,空氣是流動的,能生產出真的有機產品?不可能在一個封閉的空間里生產嘛。

    董民:現在的新政策確實會強化認證環境,當然也會傳導給有機生產企業。比如,過去的國標對于有機產品的農藥殘留標準是國家相應標準(GB2763)的5%,而現要求“零檢出”。這個標準要求的上調,解決了過去爭議的5%還是4%更有機的問題,也更加嚴格的要求了認證機構和企業。包括對水土地的檢查,從過去的三年一次到現在的一年一次,這些都有效的保證了產品的質量。

    此外,最重要的是監督機制的有效建立。新的法規賦予了地方技術監督局和檢驗檢疫局對有機產品的監管權,國家認監委和地方兩局也加大了有機產品市場的監督和檢查力度。如果發現不合格的產品,不僅僅是處罰企業,認證機構也會有連帶責任。如果一家認證機構認證的企業三番五次被查出問題,那么這家認證機構的資質就可能被吊銷。

    有機產品的投資需要長期資本,“短平快”的打法不適于農業生產,更不適于有機農業。有機產品的培育期需要花幾年時間,而且獲證之后的12個月內也禁止作為有機轉換產品銷售。目前有機農業更加適合那些有資金實力和技術儲備的大、中型企業進入,其真正的回報可能在三年或五年之后,切不可急功近利。隨著新法律法規的頒布和實施,有機產品市場會更加規范,有機農業也才會進入一個更加健康、有序發展的新時期。

    張浩:據我所知,認證機構在3月前后都沒有接單子。在得知此前聯系的那家認證機構不能做之后,我們跟認監委認可的其他幾家認證機構接觸,得到的反饋不盡一樣,但是都沒有接單子。因為新規出來認證機構也要學習消化,包括此前他們認證的客戶都要做培訓做重新認證。在新規實施過程中,給企業的緩沖時間太短了,這樣弄得我們企業很尷尬,現在只能積極的接觸這些認證機構,早日通過認證。與此同時,我們的產品已經在銷售了,有會員也有專柜專店等渠道。

    王君峰:新規出來之后,應該會打擊一些投機的資本。我們也注意到:有一些風險投資資本進入到這個行業,這些投資人講究的是快進快出,對企業的成長性要求很高。而我認為,近幾年有機企業成功上市是不可能的。在技術層面來說,要規;鲂禄,需要很多的農民參與,要對這些農民進行講課培訓,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完成的。另一方面,整個產業鏈條還不成熟,也會出現一些問題。而且新規之下,做新基地和新品種認證的標準都從嚴了,要進行規;鲜羞\作有難度。其實,我們現在還在觀望,也在做一些調整,等條件成熟之后才考慮引進資本。

    肖興基:認證機構的生存取決于市場的需求和政府的監管等各方面因素,目前政府采取了更為嚴厲的認證要求、更為強大的執法力度,可能會有少數機構退出有機認證市場。認證機構是為企業提供第三方信譽保證的,所以認證機構自身更應該加強自律與質量管理,并重視自己的信譽。

    創可貼

    申請國標認證可暫緩

    對于在混亂中戰斗的有機產品企業,在新國標實施的高壓下,該采取哪種策略呢?以筆者之見,可以先暫緩申請國標的有機產品認證,代之以申請歐盟等國外有機標準認證。

    新版國標的實施規則突出從嚴要求,進一步統一了認證尺度,認證程序要求也更加明確和細化。比如對原先由認證機構自由裁量的內容進行統一要求,如轉換期判定、現場檢查范圍和頻次、產品和環境檢測要求等。對許多企業而言,從技術上要到達新標準還需要進行相應的技術準備。另一方面,新標準增加了許多認證環節,費用增加很多,而能否成功轉嫁成本還是個未知數。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加大了對違規企業的處罰程度,如果因不可控因素被撤銷認證證書的企業,在接下來的1~5年內不得再次申請有機產品認證。這對于企業來說風險比較大,沒有必要冒這個險。

    有企業會反問:要在國內銷售這些產品怎么辦?確實,根據法律法規,在國內銷售打上有機標簽的產品必須要進行國標申請。但是,也是有變動的做法,比如通過申請歐盟有機標準認證,讓消費者認識到企業生產出來的產品確實是符合標準的有機產品,只不過在銷售的過程中不打有機這個標簽即可。

    持這種觀點的人不在少數。北京大興區留民營生態園青圃公司前總經理楊利就表示,他再做有機產品就會不打這個概念進行銷售了。事實上,在上海也有一些企業是按有機標準生產,而沒有打這個概念進行銷售。

    當然,要讓具有有機品質的產品賣得跟具有有機身份的產品一樣的價格,還需要在營銷上下工夫,而會員制銷售則是首選。另外,也可以把產品銷售到國外,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同時銷售,增加可信度。

    對于那些原本就沒有通過國標認證的企業而言,先通過國外標準認證應是首選。畢竟有機產品的生產需要技術和經驗的積累,而通過國外嚴格的認證,一是可以積累經驗,二是可以展現實力。先打入要求更苛刻的國外市場,再反攻正在崛起的國內市場,這樣勝算會更大。山東泰安泰山亞細亞食品有限公司便是這種打法。

    當然,暫緩申請國標認證,只是當下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在總結其他企業經驗教訓、提升企業自身技術水準之后,再申請國標認證也不遲。

    女人高潮一级毛片久久网站_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_日韩黄片_亚洲无码免费看
  •